笔趣阁 > 秀才家的俏长女 > 第八百三十章 新酒坊选址定址

第八百三十章 新酒坊选址定址

?热门推荐:
????虽说还没见到陆达和小徐氏,苏云朵已然从杨傲群透露的消息中,感觉到接下来的日子必不会安宁。

????小徐氏想母凭子贵不是不可以,可是她想凭借肚子里孩子肖想康云牧场的收益,苏云朵却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,若此事是真,她不介意通过这次让小徐氏醒醒神。

????虽说刚到庸城,陆瑾康几人却一直忙到快亥时方回到大帅府。

????苏云朵下午的时候歇息过一阵,故而这会儿精神着呢,正与同样等着春风回来的紫月主仆二人说着话,听到外面的声音知道是陆瑾康回来了,赶紧带着紫月迎了出来。

????“怎么还没睡?”陆瑾康浓眉微微皱了皱,说着伸手拉住苏云朵的手。

????虽说自己身边有紫月,陆瑾康身边也带着春风,对于陆瑾康这般拉自己的手,苏云朵已经习以为常,甚至还回握了握陆瑾康的手,并用指头在陆瑾康的掌心里轻轻勾了勾,眼见着陆瑾康脸色稍霁,顿时心下大安:“下午多歇了会,这会子并不困。”

????说着任由陆瑾康拉着自己转身回屋,不过在回身进屋前,苏云朵还是不忘示意紫月随春风下去安置。

????除了见到苏云朵时皱了皱眉略有些不悦之外,陆瑾康再没有什么异常。

????苏云朵在他身上闻到一股子酒气,显然今日陆瑾康是喝了酒的,一边吩咐白桃等去厨房传洗浴用水,并端来早就备下的醒酒汤和宵夜,一边亲自侍候着陆瑾康脱去外衫,接过白葵递来的湿帕子先替陆瑾康拭去脸上的汗水。

????如今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时节,就算身处北地,依然有些暑热难耐。

????待陆瑾康用过醒酒汤,去浴室洗去一身汗水,啸风苑渐渐安静下来。

????苏云朵让白葵带着侍候的人各自下去歇息,这一路过来她们也都十分辛苦。

????陆瑾康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,这才发现屋里放了两个大冰盆,难怪从外面进来的时候觉得凉爽许多。

????原本正坐在榻上看着册子的苏云朵赶紧放下手中的册子,站起来接过陆瑾康手中的帕子替他擦拭潮湿的头发,见陆瑾康的的目光落在屋角的冰盆,知他心中有些疑惑。

????他们从京城出来时,虽说带了不少硝石,这一路过来却也用得差不多了。

????这屋里的冰盆是杨傲群早早就给他们备下的,冰块自是大帅府本就有的。

????据杨傲群介绍庸城的大帅府里有个大大的冰窖,每年冬日里都会备下的许多冰块,以备来年夏季使用。

????今年大帅府里的人多半都去了勃泥城,冰窖里的冰几乎只用去了小半,按杨傲群的话来说,此时他们不用更待何时?

????一夜无话,第二日用过早膳陆瑾康又带着春风等人匆匆离了大帅府,显然在庸城还有事没有忙清。

????出门之前倒是与苏云朵说了去勃泥城的大致时间,预计会是在两日之后,让苏云朵这两日只管在庸城看看。

????虽说庸城的夜晚要比京城凉爽许多,随着太阳升起,热力却同样强劲,虽说苏云朵也是打算要在庸城看看转转,可是看着外面渐渐升起的太阳,顿时淡了出门逛街的兴致。

????倒是宁华有兴致极高,与苏云朵打了声招呼带着小厮就要出门去游逛一番。

????苏云朵赶紧另外派了两个家丁随同出行,虽说听杨傲群介绍过目前庸城的治安还不错,可让宁华有只带着一个小厮出门,她却是不放心的。

????待送了宁华有出门,升贵和张平安等人就找了过来,他们今日也要出门看看,不过他们出行却并非为了游玩,而是出城去看看土地。

????升贵和张平安等人这次跟随苏云朵同来北地,买地建粮仓和酒坊是他们此行的重中之重。

????他们一路过来已经考察了不少地方,自然也有看中的,却并不是他们心目中最中意的。

????他们想找一块,既利于种植粮食,又离北疆和西北疆都不算远的地方建造粮仓和酒坊。

????经过燕山府的时候,倒是让他们遇到了一个正在出售庄子,这个庄子占地差不多七八倾,虽说不算大,升贵看过之后却十分满意,因为这个庄子不但有肥厚的良田还有个不错的果园,庄子边上更还有块没有开垦的荒地,可以用来建造粮仓和酒坊。

????既然这个庄子看着不错,是他们一路过来唯一看中的,而从燕山府到北疆和西北疆都不算远,相当符合苏云朵建酒坊的条件,升贵当即立断将这个庄子买了下来,于是苏云朵名下就又多了一个在燕山府的庄子。

????只是当升贵从陆瑾康那里得知从庸城往西北疆,与从燕山府去西北疆几乎是差不多的路程,且两边的官道情况也几乎没有什么差别,顿时觉得燕山府的那个庄子并非最佳选择。

????昨日刚到庸城,来不及歇息,几个人就骑着马在庸城郊外四处转悠起来。

????庸城到底曾经是东凌国的北疆边城,经历几十年战火的磨难,就算在一年前已经不再是最边缘的边塞城市,外面依然有大片的无主荒地,南郊东郊西郊尚好些,北郊至今无人开垦。

????原因很简单,虽说边境线已经移到勃泥城,却依然担心好战的北辰国哒子再起战端,到时钱财无归,当然更重要的一点,还在于那片土地可以说浸满了鲜血,谁也不敢肯定开垦出来会不会有收益。

????升贵自也不会考虑北郊的地,他看中的是位于西郊的一片荒地,此刻带着张平安等人过来寻苏云朵,就是想请苏云朵随他们一同去看看。

????如果合意,就买下好运一片荒地,将新酒坊建在庸城西郊。

????原本并不打算出门的苏云朵,面对升贵和张平安拳拳的目光,只得收拾起懒散的心思,带着“三紫一白”出门看地去了。

????苏云朵正打算上车,却见杨傲群带着两丫环匆匆而来。

????“二弟妹可是有事?”苏云朵惊讶地看着杨傲群。

????“嫂子出门逛街,如何能少了我这个导游?”原来杨傲群以为苏云朵是要出门逛街呢。

????苏云朵忍住抚额的冲动,这大热的天若不是真的有事,出门逛街真是自找罪受!

????不过杨傲群人都来了,总也不好坏了她的一番好意,再说杨傲群在庸城土生土长,总归比他们更了解庸城,不如索性带上她一起。

????当然出门的目的还是事先与杨傲群说明了的好,于是苏云朵淡淡一笑道:“今日出门倒不是为了逛街,而是要去西郊看块地。”

????杨傲群一听眼睛顿时亮了:“大嫂这是打算在庸城买地?”

????显然杨傲群对此很感兴趣,既如此那就更要一起去了。

????既然打算让杨傲群同行,那就无需带那么多丫环,苏云朵让紫茑和紫莲两姐妹自去庸城四处走走,只带上紫月和白葵同行。

????妯娌俩携手上了苏云朵的马车,随车侍候的是紫月,车上备有冰盆茶点,妯娌俩说说话喝喝茶倒也自在。

????从西门出去马车跑了差不多一刻钟就停了下来,升贵特地让马车停在一棵大槐树下,倒也还算阴凉。

????“大嫂看中的是这片地?”杨傲群下马车四下里扫了一眼,眉头顿时皱了起来。

????“有何不妥?”刚下马车的苏云朵不过只来得及扫一眼这片足有二十倾的荒地,见杨傲群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对赶紧问道。

????杨傲群并没有先回答苏云朵,而是摇了摇头再次四下打量,并走到一旁与今日跟着她一同出行的两个丫环小声说了会话,看得出她是在向两丫环求证什么。

????杨傲群主仆说话的时间并不长,不过片刻之后就过来与苏云朵道:“我看大嫂还是再看看其他的地,咱庸城四周有的是地,这片地我看还是算了。”

????苏云朵听了眉头不由皱了起来,她不是不相信杨傲群,只是更相信升贵的眼光。

????这块地能被升贵看中必有它的可贵之处,苏云朵看了眼正在不远处与张平安指点江山的升贵,觉得还是先弄清楚杨傲群反对的原因到底虽什么,于是苏云朵听杨傲群说起了有关这片荒地的故事。

????原来这片荒地在六年还是个收益相当不错的庄子,只是六年前一场雷雨不但击毁了这个庄子的所有建筑,甚至几乎毁了地里即将收割的所有粮食,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,这片土地的所有者原庸城首富的宅院也在这一日遭受雷击,上至主子下至奴仆满府皆灭。

????当事经过庸城知府和大帅府联手调查,调查的结果,无论是庄子还是宅院到处只有雷击的痕迹,找不到丝毫人为的痕迹,最终官府也只能以天降雷罚结了案。

????因为这片土地的主人便宜被灭,这片土地就被官府收了回去重新对外出售,因这片土地实在肥沃,倒是有不少接手的人,只是此后无论是谁接手,其本人也好家眷也好,总会遭到这样那样的事故。

????一年内几易其主皆不能善终,四年前随着最后一任地主在全家外出时马车翻下山崖,这块地彻夜成了庸城的禁忌之地,成了眼前的无主荒地。

????杨傲群给苏云朵说这片地的故事之时,升贵和张平安等人也听了个大概,心里也不由嘀咕起来。

????“要不,咱们再看看其他地方。”升贵心里顿生退意,他再中意这块地,也不能拼上主子们的安危。

????若在前世苏云朵是绝对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的,可自从穿越来到这里,心态上就有了些改变。就算依然不是十分相信鬼怪之说,却也不会拿家人的生命安危来赌,默默地盯着这片土地看了半晌,最终还是对着升贵露一个遗憾的表情说道:“那就要麻烦贵叔再四处多看看了。”

????这一日苏云朵可算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,待晚间陆瑾康归府,见苏云朵神色之间有些郁郁,不由多看了苏云朵两眼问道:“可是遇到什么难解之事,何不说来听听,说不定夫君能替你一解烦扰。”

????苏云朵看了陆瑾康一眼,抿嘴轻笑了笑,倒也没瞒着陆瑾康,将今日西郊一行所发生的事以及杨傲群说的那块地的掌故徐徐道来。

????没想到不待她将所有的事说完,只听得陆瑾康一声轻笑道:“娘子说得可是出了西门一刻钟之后的那片荒地?二弟妹告诉你的这些不过只是世人以讹传讹,娘子且听夫君给你说个明白。”

????苏云朵没想到有关那块地之所以成为荒地,陆瑾康给了她与杨傲群所言完全不同的掌故。

????开端倒是相同的,六年前的那个雷雨之夜,庸城电闪雷鸣,庸城首富上下几百号人被雷电灭杀,西郊的庄子也毁于一旦,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与杨傲群所说完全不同了。

????杨傲群所说的不过只是市井流行的活本,而六年前庸城首富上下被灭的罪魁祸首却并非天雷,而是人为,是仇杀。

????这位所谓的庸城首富以及手下一班奴仆,曾经是江湖上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,十年前做了一个大案之后,隐姓埋名在庸城落了脚,却在六年前被仇家找到,在那个雷雨之夜被灭了满门。

????大仇得报的“凶手”向官府自首,只是事发之时正是庸城面临北辰国挑战之时,为了不使庸城陷入内外交困的危地,知府与大帅府商量之后,八百里加急报于朝廷最终定下了基调。

????待战事结束,城里那座大宅院由朝廷出资改建成数个四合院,分别赏给了军中有功的将军,自是不会出什么新的事故。

????西郊的那个庄子,之所以会出这样那样的事故,陆瑾康只是告诉苏云朵一点,那就是后来买下西郊那个庄子的人或多或少手上都有些不太干净。

????看来为了掩盖当年首富灭门的事实,宁愿让那片地荒着,官府也要动些手脚。

????最终陆瑾康表示,若苏云朵真的看中那块地,让她只管买下来就是,届时找些和尚道士去那地里做场法事后继就什么都解决了。

????苏云朵考虑了许久,最终采纳了陆瑾康的这个建议,毕竟庸城一带能让升贵看中的还真只有那一片地。

????决定买下西郊的这片地并定建新酒坊,接下来买地做法事再到后续的开垦建酒坊这些事,自然无需苏云朵多操心,自有升贵和张平安等人操持,苏云朵接下来要忙的就是康云牧场了。

????在勃泥城还有一场劳心劳肺的战斗等着她昵!